富二代来杯奶茶app网络

   夏语彤来上班已经是培训的最后几天了,在其他实习生看来,她被淘汰定了。一被录取就请假,简直就是无视公司规定。

   夏语彤也觉得自己要死在实习期了,都是陶景熠那个混蛋给害得。

   “Elaine,这位大神可真是牛逼哄哄啊,仗着有大客户就可以随便请假了。”A极为嘲弄的说。

   “是不是太闲了,成天来操心我的事。”夏语彤冷笑一声,心情差着呢,她要往枪口上撞,就扫死她。

   “我才没空操心呢,我巴不得赶紧滚蛋。”A哼哧一声。

   “说不定滚蛋的是。”夏语彤回呛一声,打开电脑,不想再理会她了。

   对面Sandy发来了微信,“Elaine,我把这几天培训的资料都发给,好好看看,主管说了,只要考试能过,就没问题的。”

   “谢谢,Sandy。”夏语彤发来拥抱的表情。

   中午的时候,培训的员工们决定一起聚餐吃火锅。

   员工餐厅有包间,专供各部门聚会使用。

   “就冲着这么好的员工餐厅,我一定要争取转正。”Jerry握着拳头说道。

   “反正有人是注定要淘汰的,我们又多了一个竞争的名额。”A怪声怪气的说。

   可人希希秀丽迷人

   “我说,是不是嫉妒人家比漂亮,就羡慕嫉妒恨呐。”Jerry瞪她一眼,“我就希望Elaine能够留下来。”

   “我看龙威的未婚男同事都是这么想的,美女多多益善。”Sandy笑道。

   “切,我难道会比她差吗?”A有点气急败坏。

   “虽然现实很残酷,但我不得不告诉,差的还真不是一点半点,”Jerry摊了摊手。

   A七窍生烟了,挤了挤自己的事业线,“她有这个吗?”

   “这是天然的吗?”To色的瞅了眼,嘿嘿笑道。

   “当然是天然的了,姐我就是天生的好身材。”A得意的挑眉。

   夏语彤埋头吃东西,不理会A的挑衅。

   “Elaine,有男朋友吗?”Jerry问道。

   “没有。”夏语彤摇摇头,只有一个时刻准备离婚的老公。

   “这么漂亮,追求者肯定很多了。”Sandy说道。

   夏语彤淡淡一笑,没有说话。她的爱情就是满满的悲剧,而且望不到头。

   “搞不好,人家就是个小三专业户,专门抢别人的男朋友,们有男朋友的人可要注意了,千万离她远一点。”A讥笑道。

   “当了小三,我也不会当,因为我的条件,没这个必要。”夏语彤冷笑一声,这个小表砸看来是跟她杠上了。

   A撇撇嘴,小三一生黑,别想能洗白。

   从餐厅出来,一进办公室,就有人送花来了,一大束蓝色妖姬。

   她看了下卡片,没有署名,只有一句话:送给我最心爱的宝贝儿。

   一看这语气,就知道不是陶景熠,他也绝壁不会给她送花。

   “确定是送给我的吗?”她问了句。

   “对,夏语彤小姐嘛。”花店小妹点点头。

   “是谁送的?”夏语彤有点好奇,应该也不是炎熹,炎熹没有送花的习惯。

   “对方是在网上预订的,没有透露真名,我们就只管送,也不会多问。”花店小妹说道。

   夏语彤也没有多问,浓密的长睫毛闪动了下,掠过一道狡狯的光芒。

   既然是送给她的,她就收下了,不然扔了也可惜,得懂得怜香惜玉。

   傍晚下班的时候,她抱着花从大厦走了出来。

   陶景熠一见,眉头就皱了起来,“谁送的?”

   夏语彤把里面的卡片递给他,他瞅了眼,瞬间撕成粉碎,“扔掉!”

   “凭什么?我特别喜欢。”她吐吐舌头,就是要气他,气死他!

   陶景熠一把抢过花来,走到垃圾箱旁,毫不留情的扔了进去,简单、直接、粗暴。

   “凭什么扔我的花?”她气结,简直就是暴君。

   “凭我是老公!”他抓住她的胳膊,把她扔进了车里,对待这个女人,必须各种强势。

   “把野花都插家里了,我收个花怎么了,给我戴绿帽子,我就要把变绿精灵。”她双手叉腰,恶狠狠的瞪着他。

   “哪来的野花?”他弹了下她的额头。

   “装傻。”她撇撇嘴,丫就继续装,看能装到什么时候。

   “笨丫头,我让小敏留在别墅,只是想要帮助她尽快恢复记忆,没有别的。”他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   “她又没有把忘了,会不恢复记忆有什么关系?”她冷冷一笑,这个借口真够拙劣的。

   “她的记忆对我很重要,因为她可能知道我不知道的事。”他低沉的说。

   “什么事?”她微微一怔,不太明白他的意思。

   “这件事我以后再告诉,总之现在是非常时期,要乖一点。”他抚了抚她的头,表情极为凝肃。

   她撇撇嘴,“她要一辈子都记不起来呢,是不是要一辈子留在龙腾别墅里了?”出轨都出的这么有理,除了他,恐怕再找不到第二个人了。

   “如果她实在想不起来,我就只能执行B计划了。”陶景熠望着车窗外,如有所思的说。

   B计划?夏语彤这下子彻底糊涂了。

   不过有一件事,她倒是弄明白了,宫小敏对他的意义,不仅是青梅竹马、两小无猜的初情人,她的脑袋里还装了对他很有用的秘密,所以他才会不惜一切的要把她救醒。

   总得来说,她的价值要远远高于她这头只能产血的牛!

   “我除了能产血,对已经毫无价值了,把正妻的位置交给我,是不是太浪费了?”她的语气里带了一点冷嘲热讽。

   “的作用是给我暖床,生孩子。”他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弧。

   “我告诉,我有很深的洁癖,要是敢出轨,把自己弄脏了,哪怕只有一次,就休想再碰我了,否则我就死给看。”她一字一字狠狠的吐出威胁。

   他俊美的面庞微微凑了过来,“我的小朋友认主,只对有反应,在其他女人面前都处于冬眠状态。”

   “所以之前不行是真的,是我把治好的?”她柳眉微挑。

   “现在也不行,只在面前行。”他搂住了她的肩,下巴摩挲着她的耳垂,带了几分挑逗的意味。

   他已经有了想要吃掉她的冲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