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柚短视频app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唐沁决定以后要管住自己的嘴,不然受苦的就是她这一折就断的小蛮腰。

   想过那男人精力旺盛,没想到会旺盛到这个地步,以至于唐沁看他的眼神还带着几分幽怨。

   好在他折腾她却知道分寸,没有留下一圈圈草莓痕,不然今天的试镜也不必去了。

   李白这个人太过神秘,唐沁也不了解他的喜好,索性就随心所欲了。

   化了个淡妆,穿了件白色衬衫配七分裤,头发简单在脑后束了个丸子,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。

   她肤白细腻,哪怕是在雨林拍戏,似乎也受阳光爱戴,并没有黑多少。

   容熙川黑色衬衫长裤,口罩帽子,手里拎着她的包包,跟在她的身边,俨然最称职的助理。

   只有唐沁知道,这助理也忒贵了些,她用着压力挺大的。

   到了试镜现场,果然是大牌云集,不过这些大牌在李白导演面前不过都是浮云,不管平时摆多大的排场,在这里只有一排冷板凳,坐着,候着。

   唐沁比起这些人还算后生晚辈,她冲着离得最近的几个人打了招呼后,就和容熙川一起坐到不起眼的角落。

   上次试镜还是试《神庙》的时候,那次她败给了秦歌,因为她的名气不如秦歌响亮。

   白袜子女孩修长美腿可爱甜美私房写真

   现在面对这么多当红一线女星,她并不是最起眼的一个,却是最近风头最盛的一个。

   不过她想,李白导演考虑的因素应该和这些无关,因为这部电影除了在国内上映开拓华国市场,主要是想拿到国外评奖,而外国人才不会去在乎演这部片子的人在华国到底有多红。

   在这些人当中,唐沁见到了宋依,所谓唱而优则演,演而优则唱,宋依就是这种类型,她是唱歌出身,现在转行做演员,之前触电过几部剧,但都是做做配角打酱油,这次大概是她第一次试镜主角。

   “听说李白导演是华国人,是真的吗?”

   “我还以为跟他说话要说英语呢,如果他是华国人就太好了。”

   “李白导演的团队全是外国人,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口语流利,的经纪人没告诉吗?”

   “如果我能拿到这个角色再练也不迟,又不是来考英语六级的。”有演员不屑的说。

   “看到唐梓汐了吗?都说她会是华国第一功夫女星,而李白导演的这个女主角就是个杀手,整部电影都在飙功夫。”

   “摆摆花架子罢了,当她真有什么真功夫啊,只不过是摆得比别人更象样而已。”

   “总之这次竞争太激烈了,我根本没有把握啊。”

   紧张的气氛当中,唐沁却是最放松的一个,曾经的她见识过太多这样的大场面,早就习经为常。

   利用闲瑕时间,她和容熙川一起开了局游戏。

   容熙川依然给她打辅助位,全程守护在她身边,她杀戮四方,他便做她稳固的城墙,她被追杀,他以命相护。

   游戏如同人生,无论何时何地何处,他都是她的守护神,挡她风雨,助她远航。

   唐沁和容熙川顺利赢了一局后,试镜也正式开始了。

   负责试镜的助理走出来,扫了众人一眼:“李导事先声明,此次试镜有两部分,第一部分是文戏,随机抽取表演片段;第二部分,武戏,我们准备了一个华国武术冠军与各位对打,没有什么动作指导,全凭现场发挥。”

   “对打?”

   “不是吧,玩真的?”

   “这导演是疯了吧。”众女星中间立刻传来大惊小怪的议论声,毕竟大家只是演员,平时在屏幕上的表演是提前安排好的再加上后期特效,她们又不是专业的武打演员,怎么可能跟人对打,还是武术冠军。

   面对众人的议论声,助理淡定的开口:“李导说了,如果不想自己被打得鼻青眼肿,现在就可以退出了,这是们的试镜资料,退出的人现在就可以把资料拿走。”

   不但打,还会被打得鼻青脸肿?这在众人看来,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。

   很快,有人第一个站起来拿走了自己的资料,很快又有了第二个第三个。

   短短几分钟时间,刚才还挤得满满登登的座位上只剩下零星的七八个人。

   唐沁低声说:“这个李白比秦渊还古怪,秦渊上次试镜是让我们活吃虫 子,这个李白却要把人打到鼻青脸肿,这些女星爱惜自己的相貌比什么都重要,怎么可能以脸试险。”

   “这样不更好,直接替淘汰了这么多竞争对手。”容熙川对自己的女孩充满了信心,在他眼里,不管别人有多优秀,都及不上她万分之一。

   现在剩下的多数都是演过打戏,有点功夫底子的女星,不过这其中竟然还有宋依。

   宋依是唱歌出身,不可能会功夫,不知道为什么会留下来。

   唐沁说:“阿四,猜宋依为什么会留下?”

   “因为她知道李白导演的真正用意。”容熙川目光微闪,“这个导演并非真的想把人打得鼻青脸肿,他只是在考验演员的勇气,现在留在这里的人,其实在他那里已经合格了一半。”

   唐沁笑了,不愧是她家阿四。

   对打这个测试一定会有的,受伤也是难免的,但李白想要的并非是一个功夫高强的女星,如果想要这样的人,他不如直接就用这个武术冠军,他考虑的更多更长远。

   试镜开始后,宋依排在她的前面,进去时,宋依面不改色。

   唐沁心想,这个宋依有着过人的沉稳与聪慧,如果是敌人,一定不好对付。

   等到宋依出来,唐沁发现她的面颊有伤,不过她面带微笑,随着助理很快离开了试镜现场。

   “加油。”宋依之后就是唐沁了,容熙川悄然握了一下她的手。

   唐沁冲着他眨了一下眼睛,步伐从容的迈进了试镜间。

   试镜间里只有助理一个人,唐沁的目光扫了一眼四周,李白应该就在这里的某处观察着每一个试镜的演员。

   “请抽题。”助理拿来一个小纸箱,让唐沁从中抽取表演的片段。

   唐沁抽的是这段是女主角终于找到了杀父仇人,亲手手刃的戏分。

   除了一段非常简短,不靠分析根本看不出人物关系的人物介绍,此之外,连一句台词都没有

   助理说:“只有一个要求,演出感情。”

   演出感情?

   唐沁想,手刃仇人除了大仇得雪的快意,还会有什么感情?这其中一定不简单,她得凭直觉推理一下故事。

   既然没有台词,那就需要她现场来编辑台词,而在这之前,她必须要把这两个人物关系串联起来,知道前因后果,她才能演出来。

   “助理先生,能麻烦配合一下吗?”唐沁很收了手中的字条。

   助理暗暗惊讶,她只是扫了一眼就已经可以演了吗,台词整理好了吗,情绪酝酿好了吗?她明白他所说的感情是什么意思了吗?

   在她之前的众女星,都是用了十分钟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来准备的。

   “可以。”助理点了下头。

   “那我们开始了。”

   助理还没反应过来,突觉面前寒气袭至,他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,紧接着,唐沁的身形已经逼至他的面前,她单手握着不存的刀刃,手臂一横便将刀子抵在了助理的脖子上。

   助理被逼得连连后退,一直退到墙边无路可退。

   “二十年,可曾惦记她一时一刻?二十年,何曾尽过一丝一毫养育之恩?”唐沁说着,眼中泪光翻涌,但这泪光却包裹在恨意当中,存于眼底,不曾流下。

   但这恨意当中还有着一丝难以言喻的纠结,她明明可以马上就下手,手腕却有着轻微的颤抖。

   “不配身为人父,不配让她临死前仍然心系于,纵然可以长生不老,但活在这个世上只有孤独,落寞以及永生永世的愧疚自责。”

   她的手臂又向前用力了一分,助理只觉得气息不稳,好像自己真的做了什么杀人放火的坏事。

   特别是她的眼神,恨意滔天,狠戾无双,助理都怀疑她会不会真的就这样勒死自己。

   “今天,我替天行道,而,死有余辜。”她眼中的恨意更浓,杀气迸现,之前隐忍的退缩没于了眼底。

   “别,别杀我。”助理慌乱之下,突然脱口而出。

   他竟然被她带入了戏,还以为自己真的就是她的杀父仇人。

   “咔。”

   屋子里有一个声音响起来。

   唐沁收了手臂,纳闷的回过头,这段戏她还没演完,导演提前喊停了。

   助理如释重负般的舒了口气,下次他可不陪人搭戏了,这吓得一身汗。

   “我记得。”空气中突然有人说话了。

   唐沁所看的方向,有一扇小门轻轻开启了,紧接着从里面走出一个老者,说是老者,不过是因为他的头发白了一半,但面色红润,精神矍铄,看上去不过五十多岁的样子。

   乍一看,唐沁觉得这个人似曾相识,可她绞尽脑汁也没想起来,她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个老人。

   “不记得我了?”那老人哈哈一笑,“不记得也很正常。”

   “您是……李导?”

   “正是老夫。”李白笑笑,走到了唐沁面前,“丫头,再仔细看看,是不是见过我?”

   “见是见过,但真的想不起来了。”唐沁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。

   她应该是见过这位老人,但是不知为什么,看见他,她竟然有种十分亲切的感觉,这样的感觉非常奇怪,仿佛是与生俱来。

   而且,他的长相让她觉得分外熟悉,特别是说话时有些小慵懒的姿态。

   对,阎琛。

   这李白导演,竟然跟阎琛有几分相似之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