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钱包app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化了妆的凌荨,整个人看起来精致了许多。她的底子本来就好,皮肤也属于晶莹剔透的那种,由于平时很少上妆,她的皮肤根本没受过什么伤害。

今天为了给白凤撑面子,凌荨给自己化了个淡妆顺便擦了点口红。即使这样,她看起来依旧美得让人窒息。

拿上钥匙,背上包包之后,凌荨就出发了。

此时已经是早上八点的时间,时间虽然早,但是凌荨为了不让白凤等她太久,所以她更愿意提前过去。

下了楼,凌荨来到停车场里取出自己那架好几天没骑的哈雷。

拍掉上面的灰尘之后,正要跨坐上去,凌荨尴尬了。

她今天穿的是两天前买的那条白色裙子,裙子很仙儿也很淑女,如今她要骑着摩托车,穿这个裙子有点不方便。

迟疑了许久,凌荨还是放弃了要回去换衣服的念头。之前她舅妈可是千交代万嘱咐一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过去的,如果她穿着牛仔裤过去的话,她舅妈肯定又是一阵念叨。

放弃骑摩托车凌荨也不愿意。主要是她舅妈那里在郊区,而且还是半山腰的位置,回来打车真的很麻烦。来回想了好几遍之后,凌荨还是决定穿着裙子骑摩托车过去。

此时,车库里没有人,凌荨从包包里拿出一根橡皮筋,把身上垂到脚踝的白色长裙挽了起来,用橡皮筋固定在膝盖往上一点的位置之后,就直接跨坐上摩托车。

穿着裙子骑摩托车,其实真的一点都不合适,可是为了方便,凌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。值得庆幸的是,凌荨有穿安全裤,所以……呵呵……

日美少女柏木由纪纯美私照

戴上头盔,戴上墨镜,凌荨发动车子,扭动油门,便飞速的出了车裤。

此时,路上的行人挺多,来往的车辆也挺多。凌荨驾着一架炫酷耀眼的哈雷飞速的穿梭在公路上,沉闷的引擎声,引得路人纷纷侧目。

摩托车从市区,一路行驶到郊区。

郊区公路,来往的车辆已经十分的少了。路边没有一栋接着另一栋的高楼大厦,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农田。

此时正值六月,南方第一季种植的稻米已经完全长开,一眼望去,整片农田都是绿油油的景象。

凌荨不知道她舅妈为什么会在半山腰修建别墅,每次她去一趟都感觉万分的麻烦。不过,这也许就是有钱人跟没钱人的区别。

在这个社会,不就有很多土豪愿意住在安静的郊区吗?反倒是没有多少钱的人,会选择住在市区。

摩托车开了接近一个小时之后,凌荨已经进到周围玉米地最多的区域。

这片区域的玉米最多,一眼望过去,除了一条泊油路没有东西覆盖之外,其他地方都被玉米林完全覆盖了。

凌荨熟悉这个地方,所以看着眼前的情景之时,她并没有任何惧怕感。

此时,路上没有一架车子来往,周围的一切,看起来都很安静。

凌荨放慢速度,以每小时四十码的速度缓慢行驶着。

就以这样的速度行驶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时间,凌荨终于看到路边停着一架车子。

车子开着双闪,在炎热的太阳光底下看得并不显眼,不过凌荨还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。

对方的车子应该是出故障了。

凌荨心里想着。

在这个地方,车子出故障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,周围没有维修站,路上的车子又少,想要找个人来帮忙都困难。

不过……

这些跟她没有任何关系!

凌荨自认自己不是圣母,对于自己无能无力的事情,她自然是不会把麻烦惹上身的。

再说,这荒郊野外的,万一对方是坏人,她一个女的什么可能对付得了人家?

轻微的摇摇头之后,凌荨打算轰油门加速离开!

然而……

油门才扭到一半,凌荨就停住了自己的动作。

因为她看到站在车边的那个男人有些眼熟!

不对!

是非常的眼熟!

妈蛋,那不是白暮九吗?

看清对方之后,凌荨内心有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!

白暮九为什么会在这里?他不应该在刑警大队破案吗?听说,杜晓晴的案子,线索断了!这线索都断了,为什么白暮九不去找线索,要到这荒郊野外来?

内心千转百回之后,凌荨还是决定上去关心关心那个男人。

即使,那个男人不一定需要她的关心。

“咔哒……”

凌荨扣住刹车,将车子停在了白暮九的车边。

穿着十一公分高的细跟高跟鞋踩在地,凌荨单手摘下头上的头盔,一头蓬松的大波浪卷发瞬间迎风飘扬……

“白警官,在这里做什么?”

凌荨清脆的声音传进白暮九的耳内,正在车头检查车子的白暮九缓慢的抬起头来。

他,依旧如往日那般清冷淡漠,即使在这尴尬的境地里,他身上的气势,依旧那么的磅礴浩瀚。

他那双清冽的眼神,淡淡的扫了眼站在不远处的凌荨一眼,然后淡淡的开口,“车子抛锚了。”

抛锚了?

凌荨看着白暮九那架价值一千八百万的车子,微微咋舌。

原来贵的车子也会抛锚啊?

“白警官,会修车吗?”凌荨站在原地,轻声问道。

如果白暮九会修车,那么她就没有必要继续呆在这里。

白暮九那双带着贵族气息的冷峻眼神瞬间沉了下去。

修车?

他看起来像是修车的人?

“过来。”

白暮九没有回答凌荨的问题,而是用命令的语气要凌荨过来一些。

凌荨:“……”

这个男人果然是帝王的命,处在什么样的境地,都没有一点点自卑狼狈感,命令起别人来还这么的理所当然。

“过来。”白暮九又开口。

“干嘛?”凌荨下意识的向前走几步。

白暮九或许是不满意凌荨的墨迹,大长腿一迈,主动靠近凌荨,然后在凌荨惊悚的目光中,长臂一伸,直接往凌荨下体……膝盖部位探了过去……

“……”流、氓!

凌荨的话还没有说完,她只感觉自己膝盖部位上的衣裙被扯了一下,然后她身上的长裙瞬间迎风飞舞起来。

凌荨:“……”

白暮九手中拿着一根黑色的橡皮筋在凌荨眼前晃荡……